当前位置:主页 > 演艺音乐 > 奖项 > 正文

而是在压力之下还能实现回报的金融体系

2018-08-14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图为《彭博市场》杂志封面

导读:英国央行首任外籍行长卡尼接受《彭博市场》杂志采访,称英国央行对脱欧公投结果准备充分,并进行了一系列组织和文化上的改革,以应对下一次危机。

2013年卡尼(Mark Carney)受命担任英国央行首位外籍行长时似乎锐意改革,但时年53岁的卡尼后来不得不应对英国脱欧这一大麻烦。上月卡尼接受本刊采访称,自己一半的时间用于英国脱欧后该国金融体制和经济的运行准备工作。卡尼生于加拿大西北偏远地区,在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毕业后进入高盛集团工作,因金融危机期间反应迅速而备受称赞。2011年卡尼接替德拉吉担任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成为全球金融体系改革的中坚人物。在担任英国央行行长期间,卡尼游刃有余地应对英国脱欧,谈判监管新准则,使有324年历史的英国央行适应扩大的监管责任。作为英国央行第120任行长,卡尼说出现一定程度的混乱是正常的。

佛兰德斯(Stephanie Flanders):作为英国央行首任外国行长,偃师新闻网 你拥有光鲜的履历。你上任伊始的期望是如何实现的?

卡尼:英国央行的组织质量、知识和实际政策挑战问题的重要性认识方面超过了预期。

我当时希望,这一平台将有助于提高国际金融改革的目标和效果,因为英国央行拥有专业经验,英国金融体制举足轻重,而且英国还诞生了很多想法。这些想法不仅可用于解决造成金融危机的诸多问题,而且有可能成为建立更有韧性制度的办法。对此我可以做出一些贡献,因为我曾经担任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显然是一项优势。各方面的工作都实现或者超过了我的预期。

其次是确保英国经济复苏的问题,在2012年11月我接受任命时,英国经济尚未真正开始复苏,或者至少从统计数据来看是如此。但是到2013年7月我就任时,英国经济的确已经开始复苏,问题是如何确定复苏势头。

第三个问题是,我当时希望把精力放在改革英国央行组织的管理工作上。英国央行的员工人数增长了一倍,责任(不仅有宏观审慎,而且有微观审慎监管责任)增加了两倍。我预计管理工作将是我的主要工作。前几年的工作是比较轻松的,即设法让英国央行在合并两家机构后像一家机构一样运行,对所有政策责任同等对待、同等安排资源,让人员能够在各种政策领域之间流动。如今又多了一项实现真正多样性和包容性决策流程的任务,以收到多样性之利和进一步加强沟通。

佛兰德斯:你上任时英国央行有老派守旧的名声,前两任还有点独断专行。你认为自己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组织文化吗?

卡尼:首先,英国央行300多年来形成的这种文化具有巨大优势,知识分子领导、致力于公共服务是其核心。所以应该发挥优势,但要充分利用这些不同领域的优势,改变文化也是必须的。

热门专题 测试内容|